香港最前线:警界“蓝背心”

发布日期:2019-09-19 17:27   来源:未知   阅读:

  通报显示,19日凌晨2时01分,该局园区派出所接到陈某报警,称其母亲孙某某被人殴打。接警后,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将躺在地面上的孙某某送往医院救治,依法传唤打架的周耀某等人,并连夜开展调查取证,全面客观收集案件相关证据。

  小伙抢不到票搭车回家,一路欢声笑语,看人家这趟春运惬意得让多少人嫉妒啊!

  “现场的记者请大家给警察腾出一些工作距离,请大家冷静一点,现在不是回答提问的时间。”近日,在旺角的清场行动中,面对恶意围堵、咄咄逼人的某些记者,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警司高振邦始终保持克制,冷静专业地划出前线警察与报道记者间的安全线。

  作为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副主管,高振邦已在前线处理过大大小小许多起协调传媒事件。自6月以来,香港修例风波持续,不少往往伴随着极端暴力行动,现场愈加危险。在一场场风暴中心,经常可以看到“蓝背心”港警的身影,他们穿梭在一线的对峙和冲突现场,守护记者报道安全,为警察和记者协调出一个合理的工作空间。“蓝背心”的专业名称就是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

  7月28日,在西环的非法集会中,由于暴力冲击不断升级,警方被迫释放催泪弹驱散暴徒,一名身着荧光背心的记者在现场不小心被催泪烟呛到,眼睛刺痛,呼吸困难。警察传媒联络队的张警员发现后,立刻带记者去到附近的大厦寻找水源,及时冲洗。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如果有记者被暴力分子包围,或陷入险境,我们会尽快将他们带离现场,帮助他们安全离开。”作为“蓝背心”的一员,原本从事文书工作的张警员已经在前线参加过不少传媒联络工作。

  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成立于2015年,由两支独立传媒联络队合并而成,除警察总部公共关系科外,还从警队各个部门抽调警员兼职工作,其中包括文职警员、交通警察、一线警员等,他们有些在白天完成本职工作后,晚上继续在一线工作。

  在多起暴力冲击现场,极端暴力分子使用汽油弹、砖块、铁棍、钢珠等暴力武器,这令身处一线的警察和记者处在极大的危险之中。高振邦说,“我们的工作就是代替前线警察与传媒进行沟通,让警察和记者间拉开一段合理、安全的工作空间,一方面确保警队的执法不受阻碍,另一方面也为现场记者提供一个相对安全的工作环境。”

  奉劝文人作为文人,一支笔可以造无量善的功德,也可造许多恶的罪业。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大幅度提高,文艺作品创作也越来越繁荣了。真的形成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近来,一些文人在作品中竞相写两性行淫场面与感受,编造“三角”乃至“多角”“乱爱”的故事。甚至有人直作淫书,香港生肖开奖结果论坛,污染了世人之心。还有人以艺术的名义拍淫秽照片、作淫画、录制淫秽场面,这与作淫书是一样罪过。天戒录中说:造作淫书,坏人心术。死入无间地狱。直至其书灭尽。因读此书而作恶者,罪报皆空,方得脱生。其罪报相当严重

  然而,守护记者安全的他们却装备非常简陋。他们通常身着一件普通的“蓝背心”,“大声公”(粤语,意指扬声器)是他们唯一的“武器”。“不论对警察还是记者来说,现场都非常危险,很多时候暴徒投掷的汽油弹,就在我们前面掉落下来。”8月3日晚,高振邦在尖沙咀警署附近就被砖块击中胸口,被送往医院治疗。

  最令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头疼的莫过于冲突现场混进来越来越多的假记者,他们有些为暴徒假扮,“穿上背心做记者,脱下马甲成暴徒”。他们往往在警察驱散暴徒时,阻挡甚至围堵警察,妨碍警察执法,帮助暴徒逃脱。他们肆意抹黑警察,破坏警记关系,甚至伤害警察和线日在大埔驱散暴徒现场,记者聚集群方向突然飞来钢珠,径直击中我的头盔,但我们无法确定究竟是记者还是混入其中的暴徒所为。”易警官说。

  方警官指出,“真正的记者具备专业素养,一般配合警方的执法工作,在传媒联络队采用劝导方式后,可成功拉开记者与警队之间的工作距离,而那些坚持站在危险地带、不听劝导的人大多是假记者,这时我们就会去查看他的记者证,确认其身份,采取警告、驱散等下一步措施。”

  香港警方在不同现场曾检获大量假记者证。“有社会运动人士和别有用心的人会混在记者里面,但是只有他们进行示威活动或者做出明显不是记者应该做的行为时,我们才能发现。真正的记者我相信是非常专业的。”高振邦说。

  除了假记者,一些政治人物出现在驱散现场,常吸引大量记者聚集,而部分记者拍摄和采访时带有倾向性,在沟通上可能带来更多问题。高振邦认为,无论对方是否友好,传媒联络队的警员都必须时刻保持专业和克制,维护现场安全,避免产生冲突。

  “我们的警员现在每天工作超过13个小时,每周7天待命,没有自己的生活,更没有时间陪家人。暑假已经过去了,很遗憾,在暑假期间我们没有时间陪伴家人。”高振邦说。

  丑八怪警报 133集/家庭、爱情、亲情、伦理/林周焕,姜素拉,崔泰俊,申素毓,姜星,金显祐/讲述了由于父母再婚而成为一家人的四兄妹,从互相讨厌排斥到慢慢理解最终幸福生活的故事。

  除了工作任务繁重,香港警察的空前压力来自方方面面。屡次遭受无理指责,家人受到骚扰威胁,有警察宿舍被喷上“祸必及妻儿”字样,还有警察的子女在学校遭到欺凌。8月22日,香港警方在记者会上透露,共有1614名警察及家属的个人资料被人发布在网上,包括姓名、身份证、居住地址、照片等。这些警员和家属饱受各方面的滋扰和恐吓。

  那英曾说过一句刻骨铭心的话,那就是:“我做过最英明的决定就是嫁给比我还傻的孟桐。”1979年,那英加入辽宁少年广播合唱团,1983年,进入沈阳歌舞团,在教学上别看那英总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对于考沈阳歌舞团这件事,她可一点都不含糊,前后考了三次。

  高振邦在社交媒体上写道,“香港,我的家。”“我是香港警察,公正无私、专业、关怀。无论种族,年龄或职责,大家携手维持社会治安,与市民共享安全城市。”

  尽管面临着重重压力,身处风暴中央的“蓝背心”依然充满信心,“我们每一个警员都是抱着服务香港市民的态度来工作的,香港警察是专业的警队,我们相信香港会重回和平与稳定。”随后,接受完采访的警员们匆匆离开,继续投身到守卫香港的工作之中。(辜雨晴 实习生薛婧琪)